医学论文发表范文:经外周静脉穿刺置入中心静脉导管留置时间研究现状

  医学论文发表范文:经外周静脉穿刺置入中心静脉导管留置时间研究现状

  张星霞,胡艳杰,李 卡*

  四川大学华西护理学院/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 610041

  Status quo of indwelling time of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

  ZHANG Xingxia,HU Yanjie,LI Ka

  West China School of Nursing,Sichuan University/West China Hospital,Sichuan University,Sichuan 610041 China

  Keywords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venous catheter(PICC);indwelling time;influencing factors;review

  摘要 经外周静脉穿刺置入中心静脉导管(PICC)留置时间受导管材质及构造、留置技术、并发症以及个体特征等因素的影响,目前我国有关PICC 留置时间的研究多集中于现状描述、危险因素分析及并发症的预防、治疗和护理措施,强调通过规范操作流程减少并发症的发生,在新型PICC 导管的研发与创新方面研究较少,导管材料的改进作为PICC 研究的新前沿可能为我国PICC 研究提供新方向。关键词 经外周静脉穿刺置入中心静脉导管;留置时间;影响因素;综述

  doi:10. 12102/j. issn. 1009-6493. 2021. 11. 014

  经外周静脉穿刺置入中心静脉导管(PICC)技术 是指经外周静脉(贵要静脉、头静脉、肘正中静脉、肱静 脉等)穿刺置入,导管尖端送达上腔静脉的一种技术[1], 药物可通过中心静脉导管直接输入速度较快及流量较高的中心静脉,能够减轻高渗性或刺激性强的药物对 血管壁的损伤以及反复穿刺给病人带来的痛苦,主要 用于化疗、肠外营养支持或抗菌治疗等需要中长期接 受输液治疗的病人。PICC 最初由圣约瑟夫慈善卫生系 统(Saint Joseph Mercy Health System)外 科 医 生Hoshal 等[2] 报道,并于 1975 年首次应用于重症病人的全肠外营养支持[3]。 1997 年 ,北 京协和医院率先将PICC 技术引入我国[4],并迅速得到广泛应用,2014 年我国静脉治疗护理现状分析显示,98.5 的三级甲等医院使用 PICC[5]。 相比于中心静脉置 管(CVC), PICC 具有操作简单、置管成功率高、降低静脉炎及气胸等并发症发生率等优势,且留置时间长,具有更高的安全性[6‐7]。PICC 已成为临床最常用的实现中心静脉通路的设备之一,广泛应用于医院、社区医疗、家庭病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编号:71974135;2020 年四川省干部保健科研课题,编号:川干研 2020‐114;2019 年四川省护理科研课题,编号:H19014

  作者简介 张星霞,硕士

  通讯作者 李卡,E‐mail:lika127@126.com

  引用信息 张星霞,胡艳杰,李卡. 经外周静脉穿刺置入中心静脉导管留置时间研究现状[J]. 护理研究,2021,35(11):1947‐1950.

  床、慢性病等需中长期输液者,不仅是一种常见的医疗器械,也是现代医疗保健的重要组成部分[8]。

  1PICC 留置时间

  PICC 非计划拔管率高,留置时间难以满足临床治疗需要,非计划拔管是指由于各种原因所引发的导管 无法继续使用,在病人预定疗程之前拔除 PICC 导管。PICC 留置时间主要取决于病人的治疗需要,多为 1 周至 1 年,甚至更长[9],国内外均有 PICC 留置时间超过 2年的报道。然而在临床实际应用过程中常由于各种影 响因素造成非计划拔管,使导管的寿命提前终止,导致PICC 导管应用时间缩短,增加病人反复穿刺的痛苦, 造成医疗资源的浪费。研究表明,PICC 置管后非计划拔管率高,留置时间难以满足临床需要[10‐14]。

  2PICC 留置时间的影响因素

  2. 1 PICC 导管自身相关因素

  2.1.1PICC 管道的材质影响留置时间 硅胶及聚氨酯导管为临床上应用最广泛的PICC 导管,两种PICC 导管置管后并发症发生率及留置时间均不同。研究证明 ,与 聚氨酯材质的 PICC 导管相比 ,硅 胶材质的PICC 质地柔软,组织相容性好,能有效减少对血管壁的摩擦撞击,显著减少机械性静脉炎、血栓等并发症的发生,留置时间长,非计划性拔管发生率低[15‐16]。邱群等[17] 研究表明,聚氨酯材质导管置管后血栓发生率明显高于硅胶材质的导管,聚氨酯材质的导管血栓发生率为 1.58 ,硅胶材质导管血栓发生率为 0.32 。一项系统评价显示,聚氨酯导管并发症发生率高于硅胶

  导管,硅胶 PICC 留置时间优于聚氨酯导管[18]。

  2.1.2导管的型号影响留置时间 不同型号的PICC 导管并发症发生率不同,进而影响留置时间。王艳丽等[19] 报道了 224 例肿瘤病人置入 4Fr、5Fr 导管的观察结果 ,其血栓发生率分别为 11.11 (8/72)、17.50

  (14/80)。导管内径越大,对血管内壁的刺激越显著, 静脉炎、血栓等并发症发生率越高,因而可造成早期非 计划拔管,缩短留置时间。

  2.1.3导管结构影响留置时间 不同结构的PICC 导管并发症发生率不同。与单腔 PICC 导管相比,多腔PICC 导管总体并发症及导管相关血流感染(CLABSI)、静脉血栓和导管堵塞发生率均明显增高[20]。Bahl 等[21] 研究结果显示,双腔/5F 系导管相关性血栓发生率为

  13.50 ,而单腔/4F 系发生率为 6.92 ,表明直径较小的单腔导管是PICC 导管置入时的首选。

  2. 2 PICC 留置技术相关因素

  2.2.1PICC 留置部位影响留置时间 上下肢或不同部位留置PICC,其并发症与留置时间不同。Elmekkawi等[14]通过比较新生儿重症监护病房上肢和下肢外周置 入中心静脉导管的疗效,发现与上肢 PICC 置管相比, 下肢PICC 置管更容易发生提前拔管。张爱玲等[22] 研究了上肢不同 PICC 置管部位对留置时间的影响,试验组在肘关节上 3.5~6.0 cm 置管,对照组在肘关节下2.0~4.0 cm 置管,结果发现试验组 PICC 留置时间为91~465 d,平均 287 d,而对照组留置时间为 14~126 d,平均 70 d。表明肘关节上部置入PICC 管道留置时间优于下肢或者肘关节下部。

  2.2.2PICC 导管尖端位置影响留置时间 美国静脉输液护士学会 (INS) 输液治疗实践标准推荐:PICC 尖端应位于上腔静脉的下 1/3 段,靠近上腔静脉与右心房交界处。Goldwasser 等[23] 比较了新生儿 PICC 导管尖端部位对留置时间和并发症的影响,该研究中尖端 位于上腔静脉、下腔静脉或头臂静脉时归类为中央型(central‐PICC),当尖端位于锁骨下静脉、腋窝静脉、髂总 静脉或髂外静脉时归类为中间型(intermediate‐PICC), 当尖端在更外周的静脉中时归类为外周型(peripheral‐

  在肿瘤晚期病人 PICC 置管中的作用,将 82 例留置

  PICC 的肿瘤病人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采用常规护理

  (置管后定期检查、定期消毒、更换敷贴及相关组套、告知注意事项),试验组通过成立静脉治疗小组,对 PICC 穿刺流程及相关知识进行培训测试,并对病人进行生活指导及健康教育,结果显示试验组静脉炎、感染、血栓等并发症明显低于对照组,导管堵塞、移位、脱落等意外事件发生率也明显降低。周珍珍[12] 研究显示,在PICC 置管新生儿中,对照组即非干预情况下并发症发生率为 18.64 ,而干预组采取 PDCA 模式,加强 PICC 置管流程各个环节的质量控制并改进完善,并发症仅为 3.39 ,且留置时间明显长与对照组。因此,加强PICC 置管期间的护理是减少并发症发生、延长留置时间的重要措施。

  2. 3 PICC 留置后并发症 置管后并发症导致的提前拔管是影响PICC 留置时间的主要因素。在没有出现并发症指证时,PICC 可一直用作静脉输注治疗,不必换管[26]。研究显示,约 30 的PICC 会出现并发症[27]。并发症的发生会缩短导管留置时间,影响疗效,增加病 人痛苦,严重影响病人生存质量,置管后出现静脉炎、导管阻塞、导管相关性血流感染等严重并发症对症处 理无效的情况下应立即拔管,以确保病人安全[26]。朱 雁等[28]研究影响PICC 留置时间的因素,结果显示静脉炎发生率为 7.0 ,导管堵塞发生率为 6.98 ,静脉炎和导管堵塞是影响 PICC 导管留置时间的主要因素。赖丽君等[29]研究表示,肿瘤病人化疗间歇期 PICC 常见并发症发生率为 14.9 。Govindan 等[30] 回顾性调查了52 所医疗机构住院期间放置PICC 导管的 27 289 例病人,其并发症发生率为 0 ~40.2 ,中位数为 14.1 , 其中普通病房PICC 置管后并发症发生率为 12.56 , ICU 并发症发生率为 21.12 。

  2.4 个人因素 病人生活方式、自身疾病、文化水平及居住条件等个人因素会影响PICC 留置时间。技术性问题并非影响PICC 留置时间的关键,病人年龄、病情、血管情况、输注药物类型、过敏情况、文化水平、居住地点、居住情况、活动强度、个人意愿以及复查频率

  PICC);研究结果表明中央型留置时间([

  17.7±14.8)d]

  是影响PICC 留置时间的重要因素[11,31]。研究表明,男

  高于中间型([

  11.4±10.7)d]和外围型([

  5.4±2.5)d],中

  性、吸烟、高体质指数(BMI)、白细胞计数、含氟嘧啶的

  央型并发症发生率(19 )低于中间型(38 )和周围型

  (60 ),与沈萍等[24]研究结果类似。

  2.2.3PICC 护理措施影响留置时间 PICC 留置期间护理不当也是影响留置时间的重要因素,全方位的护理至关重要[10]。李瑞平等[25] 通过探讨静脉治疗小组

  化疗是癌症病人 PICC 相关性静脉血栓的危险因素[32‐33]。高程丹[34] 研究表明,病人文化水平影响其对PICC 的认知,文化程度越高,对知识的掌握情况越好。此外,独居或居住地在农村等偏远地区的病人可能会 由于难以掌握导管护理技术或随访困难而放弃本该留

  置的PICC 导管,导致提前拔管。

  3延长PICC 留置时间的干预措施

  3.1 成立 PICC 管理小组,规范操作流程,加强健康指导 我国目前主要通过成立 PICC 管理小组、采用集束化优质护理等措施规范操作流程以及加强健康指导,减少 PICC 相关并发症的发生,增加 PICC 置管病人的自我管理能力,延长 PICC 留置时间。李瑞平等[25] 通过探讨静脉治疗小组在肿瘤晚期病人PICC 置管中的应用效果,将 84 例病人随机分为试验组和对照组, 对照组采用常规性 PICC 护理,试验组通过成立静脉治疗小组,对 PICC 理论知识及操作流程进行培训,对病人进行生活指导及线上健康教育,研究结果显示试 验组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且能够提高一次 性置管成功率,增加病人的自我效能和 PICC 管理能力。王桂丽[10]提出针对PICC 并发症的发生情况,采取针对性的护理措施,如健康宣教、穿刺前评估、PICC 留置后的延续护理以及操作人员的培训,加强护理干预, 以延长PICC 留置时间。叶丽梅等[35] 通过研究加强护士的专项培训对 PICC 并发症及留置时间的影响,发现PICC 置管后病人并发症发生率降低,PICC 留置时间明显延长 ,表 明专项培训可提高护理质量, 减少PICC 病人置管相关并发症的发生,延长其留置时间。目前国内外已有多项针对PICC 操作流程及其并发症预防的操作指南及共识[36‐38],关于 PICC 置管后护理及并发症防治的文献也较成熟,因此成立静脉治疗小组、加强护理人员培训、依照指南规范操作流程是减少PICC 并发症发生、延长留置时间的基本措施。

  3. 2 改进 PICC 导管材质与性能 导管材质的改进是 PICC 研究新前沿。导管材质是影响 PICC 术后并发症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抗菌、抗血栓等新型 PICC 导管能够明显减少并发症发生率,延长留置时间。

  3.2.1抗菌PICC 导管的应用 浸有抗生素或消毒剂的 PICC 导管能够降低并发症,延长留置时间。一项Meta 分析表示,涂有抗生素(如米诺环素、利福平等) 或消毒剂(如氯己定等)的抗菌 PICC 能够降低 PICC 置入后并发症的发生率[39]。一项纳入 5 372 例PICC 置管病人的大样本回顾性研究表明,相比于普通导管,涂有抗生素(如利福平/米诺环素)浸渍的抗菌 PICC 导管能够明显降低病人CLABSI 发生率[40]。Rutkoff[41] 通过对比涂有氯己定的PICC 导管(干预组)与普通导管

  (对照组)的应用效果,结果显示对照组 CLABSI 发生率明显高于干预组 ,表 明抗菌导管能够明显降低CLABSI 发生率,且能够降低医疗费用。

  3.2.2

  抗血栓PICC 导管的应用 在血栓并发症的预防方面,除三向瓣膜式 PICC 导管的应用外,国外学者已通过表面涂层技术发明了多种具有抗血栓功能的新型PICC 导管。美国学者以聚乙烯醇(PAV)作为亲水涂层,制作可长期使用的抗血栓PICC 导管HydroPICC™,动物实验表明,与普通聚氨酯PICC 相比,PAV HydroPICC™能够减少血小板积累[8]。AngioDynamics(纽约昆斯伯 里)公司研发的新型抗血栓导管(BioFlo® PICC)能够降低血小板黏附,具有较好的抗血栓效果和生物相容性[8] ,其 效果在临床试验中也得到验证。 Kleidon 等[42] 通过随机对照试验验证BioFlo® PICC 在儿科中可行性,对照组采用传统的聚氨酯 PICC,试验组采用 BioFlo® PICC,实验结果表明,BioFlo® PICC 能够明显降低PICC 置管期间并发症的发生率,生存曲线(Kaplan ‐ Meier)表明 BioFlo® PICC 具有更长的无并发症生存期,且在提前拔管率、置管时间和血栓形成、导管堵塞、导管破裂等并发症发生率以及插管难易程度和员工满意度方面均优于聚氨酯PICC,表明 BioFlo® PICC 具有更高的安全性。

  4小结

  PICC 留置术后并发症发生率高,非计划拔管发生率高,留置时间难以满足临床需要,导管材质及构造、护理技术、并发症及个体特征均是影响 PICC 留置时间的因素。目前我国针对PICC 留置时间的研究多集中于现状描述、危险因素分析及置管后并发症的预防、治疗和护理措施,强调通过规范操作流程减少并发症 的发生,但难以从根本上解决并发症发生率高的问题。国外研究在抗菌、抗血栓等新型材料方面虽然有相关 报道,但尚未确定产品的有效性、效益和安全性,因此 仍缺乏可用的新型设备。导管材料的改进是PICC 研究的新前沿,也是我国 PICC 研究的新方向,因此有必要通过“ 医工结合”等进行多学科合作,针对 PICC 管道材质或性能的改进,共同研发可以减少创伤应激反 应、降低并发症发生率的 PICC 管道,以延长管道的留置时间,减少病人反复穿刺的痛苦,提高病人的生活 质量。

  参考文献:

  [1]张晓菊,陆箴琦,胡雁. 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临床实践指南解读[J]. 上海护理,2017,17(3):9-13.

  [2]HOSHAL V L, FINK G H. The subclavian catheter[J].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1970,281(25):1425.

  [3]HOSHAL V L. Total intravenous nutrition with peripherally inserted silicone elastomer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J]. Archives of Surgery,1975,110(5):644.

  [4]吴欣娟,孙文彦,曹晶. 从PICC 准入管理看护理新技术的应用[J]. 中国护理管理,2009,9(2):15-16.

  [5]孙红,王蕾,关欣,等. 全国部分三级甲等医院静脉治疗护理现状分析[J]. 中华护理杂志,2014,49(10):1232-1237.

  [6]廖雨,刘恩,李春花,等. 肿瘤患者PICC 与CVC 效果及安全性的系统评价[J]. 中华肺部疾病杂志(电子版),2019,12(1):77-82.

  [7]GOW K W, TAPPER D, HICKMAN R O. Between the lines: the 50th anniversary of long-term central venous catheters[J]. American Journal of Surgery,2017,213(5):837-848.

  [8]ULLMAN A J, BULMER A C, DARGAVILLE T R, et al.

  Antithrombogenic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overview of efficacy and safety[J]. Expert Review of Medical Devices, 2019, 16 (1):25-33.

  [9]乔爱珍,苏迅,李宝军,等 .1 例老龄患者 PICC 导管留置 2 年 22 天

  的管理[J]. 中国医药导报,2012,9(17):133-134.

  [10]王桂丽 .PICC 留置时间的影响因素及护理干预措施[J]. 医疗装备,2019,32(6):156-157.

  [11]缪云仙,杨晓娟,徐嘉苑,等 . 肿瘤病人 PICC 带管时间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 全科护理,2018,16(34):4304-4306.

  [12]周珍珍.PDCA 模式对PICC 置管新生儿非计划拔管发生率的影响[J]. 中外医学研究,2020,18(11):78-80.

  [13]VAN DEN BOSCH C H, VAN DER BRUGGEN J T, FRAKKING F N J, et al. Incidence, severity and outcome of central line related complications in pediatric oncology patients: a single center study[J]. Journal of Pediatric Surgery, 2019, 54(9): 1894-1900.

  [14]ELMEKKAWI A, MAULIDI H, MAK W, et al. Outcomes of

  upper extremity versus lower extremity placed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in a medical-surgical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 [J].Journal of Neonatal-Perinatal Medicine,2019,12(1):57-63.

  [15]曹阳 . 不同高分子材质的 PICC 应用的比较研究[J]. 医疗卫生装

  备,2012,33(6):74;87.

  [16]邹丽霞. 不同材质PICC 导管对并发症及非计划拔管的对比分析

  [J]. 黑龙江医学,2015,39(10):1173-1174.

  [17]邱群,钱火红,李海燕,等. 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相关性血栓形成的原因分析及护理[J]. 护士进修杂志, 2016, 31(11): 1047-1048.

  [18]李全磊,颜美琼,张晓菊,等 . 不同 PICC 导管对并发症发生影响的系统评价[J]. 中华护理杂志,2013,48(5):390-395.

  [19]王艳丽,张振香,徐照珉. 肿瘤患者PICC 导管血栓形成及相关因素分析[J]. 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09,12(4):49-50.

  [20]DAVID P, ANNA C, SCOTT K, et al. Patterns and predictors of short-term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 use: a multicenter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J].J Hosp Med,2018,13:76-82.

  [21]BAHL A, KARABON P, CHU D. Comparison of venous thrombosis complications in midlines versus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are midlines the safer option? [J]. Clinical and Applied Thrombosis,2019,25:107602961983915.

  [22]张爱玲,刘景玲.PICC 不同置管部位对留置时间影响的对比研究

  [J]. 西南军医,2009,11(4):793-794.

  [23]GOLDWASSER B, BAIA C, KIM M, et al. Non-central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in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complication rates and longevity of catheters relative to tip position [J].Pediatric Radiology,2017,47(12):1676-1681.

  [24]沈萍,肖艾青,张小平,等 . 早产儿 PICC 尖端定位与相关并发症

  的关系研究[J]. 全科护理,2019,17(5):575-577.

  [25]李瑞平,武燕莹,何肖华. 静疗小组在肿瘤晚期患者PICC 置管中的应用[J]. 齐鲁护理杂志,2020,26(3):88-91.

  [26]

  李爱萍,朱雁,李洁儿.PICC 置管行B 超引导对成功率及留置时间的影响[J]. 全科护理,2015,13(24):2368-2370.

  [27]RICKARD C M, MARSH N M, WEBSTER J, et al.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 dressing and securement in patients with cancer: the PISCES trial. Protocol for a 2×2 factorial, superiority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J].BMJ Open,2017,7(6):e015291.

  [28]朱雁,盖垚,彭小花.PICC 留置时间的影响因素分析[J]. 深圳中西医结合杂志,2014,24(11):131-132.

  [29]赖丽君,陈玲,吴兰华,等 . 肿瘤患者化疗间歇期 PICC 常见并发症发生率及其影响因素[J]. 新疆医科大学学报, 2017, 40(11): 1402-1405.

  [30]GOVINDAN S, SNYDER A, FLANDERS S A, et al.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in the ICU: a retrospective study of adult medical patients in 52 hospitals[J]. Critical Care Medicine,2018,46(12):e1136-e1144.

  [31]李全磊.PICC 置管前评估的临床实践指南构建[D]. 上海:复旦大

  学,2012.

  [32]AL-ASADI O, ALMUSARHED M, ELDEEB H. Predictive risk factors of venous thromboembolism(VTE) associated with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PICC) in ambulant solid cancer patients: retrospective single Centre cohort study[J]. Thrombosis Journal,2019,17(1):1-7.

  [33]JONES D, WISMAYER K, BOZAS G, et al. The risk of venous

  thromboembolism associated with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in ambulant cancer patients[J].Thrombosis Journal,2017, 15:25.

  [34]高程丹. 肿瘤患者文化程度及置管时间与PICC 置管的关系研究

  [J]. 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82):222.

  [35]叶丽梅,刘红,陈丽. 专项培训对PICC 置管并发症及留置时间的影响[J]. 解放军护理杂志,2010,27(16):1246-1247.

  [36]Safety Committee of Japanese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Practical guide for safe central venous catheterization and management 2017[J].Journal of Anesthesia,2020,34(2):167-186.

  [37]王琴,陈金,魏力. 预防PICC 导管相关感染临床实践指南的质量

  评价[J]. 护理学报,2019,26(21):46-50.

  [38]复旦大学循证护理中心 《. 经外周静脉穿刺中心静脉置管(PICC) 置管临床实践指南》简介[J]. 上海护理,2019,19(9):17.

  [39]KRAMER R D, ROGERS M A M, CONTE M, et al. Are antimicrobial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s associated with reduction in central line-associated bloodstream infe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J]. American Journal of Infection Control,2017,45(2):108-114.

  [40]KAGAN E, SALGADO C D, BANKS A L, et al.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associated bloodstream infection: risk factors and the role of antibiotic-impregnated catheters for prevention[J]. American Journal of Infection Control,2019,47(2):191-195.

  [41]RUTKOFF G S. The influence of an antimicrobial peripherally inserted central catheter on central line-associated bloodstream infections in a hospital environment[J].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Vascular Access,2014,19(3):172-179.

  [42]KLEIDON T, ULLMAN A J, ZHANG L, et al. How does your

  PICCOMPARE? A pilot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comparing various PICC materials in pediatrics[J]. Journal of Hospital Medicine,2018.DOI:10.12788/jhm.2911.

  (收稿日期:2020-07-29;修回日期:2021-05-20)

  (本文编辑 苏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医学论文发表
QQ在线咨询
论文发表热线
181-0904-8828
微信号咨询
99594842